临沂黄标车报废-奥凯再生资源公司
黄标车报废服务信息
什么是黄标车
黄标车报废流程
临沂黄标车提前淘汰补贴
提前淘汰补贴流程
黄标车补贴标准
申请补贴所有资料
在线提交信息
黄标车注册申请
黄改绿注册申请
车辆所有人登陆
进度查询
车辆达标查询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临沂黄标车报废-奥凯再生资源公司 >> 政策法规 >> 浏览文章 
拆解企业遭遇黄标车荒 准报废车去哪儿了?
作者:佚名 日期:2015年03月09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bf.jpg

6月底,我省黄标车提前淘汰补贴政策第二时段就要结束,然而在我市唯一正规汽车报废拆解企业临沂广发资源综合利用有限公司,目前却只能用“萧条”来形容,偌大的厂区里摆满零散的汽车零件,除了几名打扫厂区的工人外,看不到任何拆卸车辆忙碌景象,与当年“以旧换新”时爆棚场面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拆解企业运营冷清


临沂广发资源综合利用有限公司担负全市的黄标车提前淘汰报废拆解工作,但是从广发公司的厂区运营现状看,“冷清”似乎能形容整个现状。“黄标车提前淘汰补贴政策实行时间为2013年10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规定临沂市的淘汰车辆为8.26万辆,但到目前为止,通过提前淘汰黄标车审核的车辆仅为1220辆,到第二时段结束,或许能达到1400到1500辆,离规定报废车辆数的差距还十分遥远。”业务科负责人王强说,“在实行提前淘汰补贴政策前,我们公司每个月平均能接收100多辆报废车辆,实行补贴政策后数量略微增长,但涨幅有限。”

“按理说,临沂一年应有10000辆左右的淘汰车辆,但目前,我们每个月只能接收100辆左右,少的时候只有七八十辆,数量远远不够。即便有补贴政策,效果也不是十分明显。”王强介绍道,造成淘汰政策“乏力”的原因归结起来有两个,一方面,黄标车提前淘汰补贴数量少,资金到账时间又欠准时;另一方面,申请黄标车提前淘汰补贴的步骤繁琐,每个县情况不统一,协调难度大,“有一位车主四月初就申报淘汰补贴审核,到了6月初审核才通过,时间跨度太大了。”

采访中,记者发现补贴“不给力”,对车主吸引力不足,直接导致拆解行业陷入惨淡局面。以一辆2001年登记的普桑为例,提前淘汰补贴每台为4000元,过秤的“废铁价”为600元,报废一台普桑车主只能获得4600元。而在2010年车辆以旧换新补贴政策时,报废一辆普桑能拿到18000元的补贴,再加上600元的废铁价值,车主能获得18600元。“前后对比,收入可谓悬殊。而令车主不买账的原因还有,目前在二手车市场上,一辆普桑最少也得卖到10000多元,比直接报废划算得多。”王强边算账边说,黄标车提前淘汰补贴不给力,造成了车主参与热情不高。


人多车少不如“回家割麦子”


2010年是广发资源综合利用有限公司最忙活的一年,受益于当时的以旧换新优惠政策,一年中广发公司收到7000多辆车。“当时公司仅仅切车工人就接近60人,每个人都有活干,经济收入也还可以,现在仅剩20多个人。”王强告诉记者,眼下的状况是车少人多,很多工人没有活干。

“现在一年也就1000多辆车,二十多位切车工人都是计件工资,收入很不乐观,很多人无奈之下选择转行。”据王强介绍,通常情况下,一个工人一天可以拆解5辆车,一个月就能拆解150辆。而按目前的接受报废车数量测算,一个人基本上就可以完成公司全年的工作量。

在公司拆解现场,各式报废车辆堆积在院子里,有的零零散散,有的堆成一片,绝大多数是来自机关部门或客运公司的报废车辆。在这个年拆解能力5万辆的大院里,很难见到几个人,一位正在打扫卫生的老汉告诉记者,工人“等米下锅”还不如回家割麦子,眼下都去忙家里的农活去了。


报废车大部分再次流入二手车市场


据王强介绍,目前送来拆解的车辆大多为客车和货车,因为淘汰补贴的资金相对较高,同时国家规定具有营运资质的车辆必须到期报废,因此这两类车的数量相对多一些。那么,其他种类该报废的车辆都去哪儿了呢?

记者了解到,报废车辆很大一部分流入二手车市场。一般情况下,二手车经纪人将准报废车辆买回去后,把能正常使用车辆低价卖出,而能用的零部件则进行二次拼装或者销售,最后剩下的完全没有使用价值的车辆再送到拆解厂进行报废。

10日,在临沂广发资源综合利用有限公司的拆解作业区,记者看到有几位市民正在现场查看车辆零部件,经询问得知,他们是来买车门的。“本身我的车就很旧了,换个新车门不值得,所以来这里买个旧的,比较划算。”其中一位市民说。据记者了解,送到拆解厂的报废车辆拆解后,一部分通过卖废铁废钢销售出去,除明令禁止销售的五大总成外,能正常使用的零件可以单独售出。

而在饱受“车荒”折磨的同时,钢铁价格也让正规报废拆解行业的运营举步维艰。“市场行情鼎盛时,拆解汽车后每吨废钢铁能卖到3100多元,而今却跌到了1200多元的谷底。”王强说道,“一辆车拆解后,能作为废钢铁销售的部分占70%左右,钢铁价格这么低,对我们拆解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如果单纯依靠汽车回收拆解,公司盈利连发放工人工资都有些困难。”